分享水泵阀门动态资讯,泵阀知识及技术交流平台
一奈泵阀网

陆佑楣:地下核电站是未来电力发展的可行选择

  【中国泵阀商务网 专家观点】6月底,在中国能源网近期举办的核电专家座谈会上,地下核电站想法的两位设想人中国工程院院士、能源部原副部长、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原总经理陆佑楣,及中国工程院能源与矿业工程学部院士叶奇蓁均应邀出席。

  地下核电站是未来电力发展的可行选择

  两位专家在会上介绍了有关“地下核电站”课题的新进展。地下核电站课题的全称为《核电站反应堆及带放射性的辅助厂房置于地下的可行性研究》,该课题研究历时两年多,即将结题(截止发稿时间,该课题已成功通过工程院结题验收)。

  核电,似乎已成了我国能源事业奇思妙想的试验场,有关核电的大胆设想层出不穷,前有刚刚进入课题预研阶段的“西部无人区核电城”,现有刚刚结题的“地下核电站”。

  这些“离经叛道”的提议,并不是出自哪位天马行空的电力青年才俊,而是一些服务中国电力超过五十年以上的老专家。可正恰恰是那些本应该充满想象力和包容性的年轻记者、研究员、专家们,连课题报告都未来得及仔细看上一眼,就急着将这些创新提议视之为幼稚孩提的“童心未泯”。

  试想我国目前的能源环境,多煤少油中国大陆上,延续千年的“烧煤史”在巨大的环境压力下,已开始走上了落幕时代;被寄予厚望的较清洁能源“油气”,其生命咽喉却被外国政府及金融大鳄紧紧握住;新能源从辅助能源成为主流能源的征途,仍是路漫漫其修远兮;而我国核电却陷入了悖论,一场福岛沿海核电站事故,却将我国内陆核电站打入了地窖。

  所以,为何要在核电上绞尽脑汁、费尽心思?作为为中国能源事业服务终生的老专家们,大体不过是希望为我国能源发展之路扫除一些障碍,搭上一些桥梁。而他们年过古稀仍坚持从事课题研究的目的,正是为了证实也是证伪,以学术研究的严谨,为国家验证他们所提建议是否具有可行性。

  借用那些质疑的言论,无论是“荒唐”还是“异想”,且先听听这些与世无争,单纯以学术为理想的设想人的想法。

  中国能源网就“地下核电站”有关问题采访了地下核电设想人之一陆佑楣院士。

  (以上皆为笔者有感,并不代表受访者观点。以下为采访实录,文章经过受访者细心修改,力求做到如实表达原意。)

  中国电力还有多大发展空间?

  陆佑楣:这个空间还很大。虽然截止2013年我国累计装机容量达到1247GW,但我国人口多达13.4亿,也就是说平均每人还不到一千瓦。如果要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,我国人均装机至少要达到2KW。与此同时,中国的人口还在继续增长,预计的峰值可能是15—16亿。如果将人均装机折中为1.5KW,那中国15亿人口总计将需要电力装机2250GW。由此看来,我们现在的电力装机水平还与之相距甚远。

  您认为核电将在我国未来电力发展中起到何种作用?

  陆佑楣:我国电力还有这么大的发展空间,未来靠什么发展?核电有潜力成为重要的发电能源。

  因为电力靠油气显然不是现实的,因为成本太高,适当搞一些调峰的油气电站还是可行的。再则是煤电,我国煤炭年产量在37亿吨左右,其中50%以上都用于发电,这带来了严重的二氧化碳排放、温室效应及雾霾危机。至于水电,我国现有水电装机总量约2.8亿千瓦,我保守估计未来峰值为4.5亿千瓦,能开发利用的空间有限。风能和太阳能是绿色清洁能源,但从短期来看其发展受到方方面面的制约,再加上能量密度较低,不能成为骨干电源。

  核电的规模化应用技术较为成熟,应是我国未来电力发展值得倚重的能源选项。

  我国在发展内陆核电的过程中遇到了不小的阻力,您认为如何才能破解这些难题?

  陆佑楣:中国的反核现象其实是公众的心理状态问题。福岛核电站出事故之后,国内民众大多对核产生了恐惧心理,这也是全球性的核恐惧。我认为我国一定要走出一条自己的核发展之路。

  大家都在思考如何促进核电快速发展,我也想了一些办法。例如能不能把反应堆装在地下呢?工程院为此开设了专门的课题研究,地下核电站课题的全称为《核电站反应堆及带放射性的辅助厂房置于地下的可行性研究》。

  地下核电站的基本构想是,核岛部分(安全壳及其相伴的安全厂房)置于地下(山体内),常规岛(汽轮发电机)置于地面,核岛产生的高温高压蒸汽可通过布置在隧道内的管道输向常规岛(属分体布置形式)。该课题研究历时两年多,近马上就要结题了。

  是什么触发了您设想在地下建核电站的想法?

  陆佑楣:我就举金沙江溪洛渡水电站为例。溪洛渡水电站一共有18台机组,每台机组77万千瓦,也就是说一个1300多万千瓦大电站可以完全做到地下建设。我走到这么大规模水电站的地下厂房,突然想到,这个尺寸完全可以容纳第三代核电机组,于是乎就开始动了这个地下核电站的念头。

  我认为地下核电站与内陆核电有着严格的区分。我之所以支持这个课题是因为它既能解决内陆核电的核恐惧问题,又可以就近供应中东部地区电力负荷中心,减小输电成本。

  在我国,内陆核电站的选址相对困难,70%内陆都是山地,诸如秦岭、太行山、大别山,只要是比较完整的岩层,如构造完整的石灰岩、砂岩都可以做到放置地下核电站。另外,把反应堆装在地下,不就增加了一道防止核泄露的天然屏障吗!

  该课题即将结题,您对于地下核电站如何由理论转为实际有何想法?

  陆佑楣:这个课题完成后,我准备将其提交给工程院,看看其他专家的态度。

  地下核电站如果完全停留在概念层面,那我国的核电则很难发挥其应有的效用。我有一个希望,那就是希望国家能够立一个逐步推进的示范性工程,我们现在有自己的反应堆,60万千瓦,示范工程并不需要搞得太大。地下核电站只有在实践当中才能辨别出这个方案的可行性、经济性、合理性,将实践中发现的问题和不足集中起来解决,然后来逐步推广,以解决中东部地区的能源困境,就地解决能源电力的发展问题。